一奢網一奢網

一奢網 - www.5814548.live
一奢網,人生新境界!

一家德國公司試行五小時工作制,員工效率提升

一奢網,人生新境界!
拉斯·萊因安斯(Lasse Rheingans)發現,自己會因為分心看Facebook或是撰寫“回復所有人”的電子郵件而完不成工作目標,于是只能加班,如此一來,便沒空陪伴年幼的女兒們了。

因此,在2017年末收購一家小型技術咨詢公司后,他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:將每個工作日的工作時間從標準的八小時縮短為五小時,而員工們的薪水和休假時間則保持不變。

“他們不確定我是不是在開玩笑,”他說,“有的人以為我是在測試他們。但沒錯,我的確是認真的。”

在這家位于德國比勒費爾德、被他更名為Rheingans Digital Enabler的公司里,16名員工從上午八點開始工作,下午一點即可下班。身為該公司董事總經理的萊因安斯表示,一周五個工作日內,員工專注工作25小時的成效,抵得上不斷分心的40個小時。

“我們都有這樣的經歷:坐在辦公室里,感覺很累,于是你會刷刷網上的新聞或者Facebook,想要停下來喘口氣,但其實,你并沒有得到真正的休息。”他說,“我的想法是,干脆集中精力干五個小時,然后就下班,好好休息。”
 

拉斯·萊因安斯(右)將小型技術咨詢公司Digital Enabler每個工作日的工作時間從標準的八小時縮減為五小時。

為了實現這個目標,公司不提倡在工作時間閑聊,也禁止使用社交媒體。手機要放在背包里。員工每天只查看兩次公司的電子郵件賬戶。大多數會議都不超過15分鐘。

萊因安斯指出,盡管工作時間變短了,但公司為客戶提供的產品數量仍和以前一樣。他表示,這家集網站、應用程序和電子商務平臺開發于一體的公司在2018年實現了盈利,這也是他收購該公司后度過的第一個完整年份。萊因安斯談到,幸福感更高的員工,為客戶提供的產品也更出色,而且在德國緊俏的勞動力市場,這也能吸引到更多的應聘者。

最近的某個周二,上午7點55分,員工們聚在六樓辦公室的小廚房里,俯瞰著城市風向標的尖頂。他們一邊沖咖啡,一邊聊著最近的樹葉變了顏色。到了八點,每個人都已坐在了工位前。

8點15分時,項目經理讓娜·布達赫(Jana Burdach)帶著她的小狗Bonnie進了辦公室。萊因安斯一開始要求員工八點準時到崗,后來放寬了規定。

“其實,關鍵并不在于建立五小時工作制的過程,而在于個人的成熟。”他說,“工作既不等同于一個地方,也不是某個時間,如果按照一周工作40小時去想,那就太傻了。”他說,工作是一種活動和行為。
 

Digital Enabler公司的拉斯·萊因安斯表示,幸福感更高的員工,為客戶提供的產品也更出色。

員工們則表示,每天工作五小時也帶來了挑戰,因為他們要在更短的時間內,完成同樣數量的工作。他們還要適應工作時不能發消息,或是跟家人聊天。

不過,由于工作時間變短,營銷助理盧卡斯·達·科斯塔(Lucas da Costa)得以重新拾起了擱置已久的愛好:繪畫。他還有機會在周末兼職,和朋友打籃球的時間也變多了,朋友們都很嫉妒他的上班時間變短了。

25歲的科斯塔說:“工作到晚上的話,你只想躺在沙發上放松。”

在上一家公司,萊因安斯為了每周能有兩個下午陪孩子,他接受了減薪。幾個月后,他要求恢復工資水平,因為他的工作量和以前比差不了多少。他說,合伙人雖然同意了,但對此很不滿。收購Digital Enabler之前,他開始研究新的工作時間表。

他將圣地亞哥的Tower Paddle Boards公司作為研究模型,這家公司從2015年就開始實行五小時工作制。首席執行長斯蒂芬·阿斯托爾(Stephan Aarstol)表示,身為企業家,自己的工作時間通常都不固定,但當他離開辦公室去海灘時,一想到其他員工還在工作,他就感到十分內疚。

阿斯托爾談到,“五小時”實驗取得了初步成效,通過這種方式,他不僅能獎勵工作效率高的員工,還能淘汰那些磨時間的人。兩年后,由于五小時工作制影響了某些員工的積極性,因此他僅在夏季實行。

“我們丟掉了創業公司的文化,”他說,“每個人的業余生活都變得多姿多彩,代價則是大家失去了對工作的熱情。”

Gartner Inc.人力資源業務研究主管布萊恩·克洛普(Brian Kropp)指出,五小時工作制的想法正好符合了一些公司的大趨勢,這些公司希望能增加員工工作的靈活性,而在許多員工看來,這一點比能拿多少錢更重要。他說,研究表明,大多數人每個工作日中只有四五個小時可以保證工作效率,因此,減少工作時間不一定會影響公司的產出。

克洛普還談到,話雖如此,管理者仍需支持這一變革才行,員工們可能也需要錯開時間辦公,確保能滿足客戶需求。

“最重要,也是最難做到的,是愿意改變心態。”他說,“你不能只是嘴上說說,然后等員工第二天早上才回覆郵件時,又很不高興。”

在Digital Enabler,有一臺監視器顯示著當前工作日剩余的時間,而且精確到每一秒。下午1點,顯示屏出現了“#high5, #feierabend”字樣(擊掌,收工)。一名員工收拾東西,和同事道別。大家都沒有急著下班。另一名員工叫了中餐外賣,和另外兩名同事到會議室吃午飯去了。

到了下午1點45分,公司里只剩下兩名開發人員,他們的雙眼依然盯著屏幕。項目經理布達赫說,為了趕上客戶給的最后期限,工作時間通常不止五個小時。

“我們不能總跟客戶說,‘下午一點了,明天再聯系吧。’”她說。但客戶們正在適應。“我們的客戶能理解。”布達赫說,“有的還問,能不能來我們公司上班。”
贊一下
上一篇: eBay的真正問題是出售StubHub后如何發展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一奢網,人生新境界!

相關推薦

隱藏邊欄
手游挂机赚钱6 赛车app 如何开户买股票 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关于pc蛋蛋外围赌博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最新短线股票 体彩贵州11选五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 甘肃省快3玩法必中技巧